记哈尔滨之行,冰雪情迷哈尔滨
分类:休闲生活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没有想过,新年里的第一次远行是去几千公里外的北国,三九天气。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哈尔滨

飞机起飞后经停青岛,掠过城市上空时,看到了曲线优美的海岸线,白色浪花、沙滩、还有一排排的别墅,早就听说青岛的美丽,哪怕是冬季,可惜我还没有踏足过,今后一定要来的。再往北行,窗外渐渐看不到绿色,白茫茫一片,真是“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……”,所有的河流也早失滔滔了。

枫叶家庭

在起落架触地后的一秒钟内,飞机猛的扭动了一下,我明显感到心脏在那一刹那的剧烈收缩。好在平安无事,自我安慰的想也许东北人就是爱扭秧歌吧。

中央大街

365bet体育官网,365bet在线体育,我是第二次到哈尔滨了,只是上次季节不对,没领略到冰城的魅力。哈尔滨城市规模很大,感觉街上出租车特多,问司机,有的说有一万五,有的说有一万二,几乎清一色的捷达,都是在近三个月内由夏利升级而来。

365bet在线网站,松花江

晚上七点多,住进来前预定好的哈尔滨枫叶家庭旅馆中央大街店,订房电话是045189927289真的不错,是单独公寓,设施齐全,88元一天,是个好地方值得推荐.放下行李就直奔松花江畔的冰雪大世界。路上司机说现在是看冰灯最好的季节、最好的时间。驶上松花江公路桥,发现整条江都已上冻,码头旁有两艘游船,孤寂的站立着,近几个月它们应该属于冬眠期。过了桥右边是太阳岛风景区,一曲“太阳岛上”令多少国人神往,当然歌里唱的是夏季的太阳岛,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景致,就是出名罢了。据说公园最近花了两百多万买了一块“太阳石”放在岛上,不知有何奇特之处。

冰雪大世界

桥的左手边就是冰雪大世界了,在漆黑的冬夜里,五彩的冰灯格外的醒目、诱人。哈尔滨的冰灯展已举办了二十年,今年的用冰量是十万立方米,用雪十五万立方米,规模宏大,门票也涨到了八十元,真贵。门口有很多卖手套帽子的,建议如果自己没有帽子,最好花五块钱买一顶。

太阳岛风景区

进门便见一组雪雕,西游记题材,恐怕是因为即将到来的猴年吧。雕刻不是特别细致,一如东北人的粗犷风格。爬雪山、钻雪洞、走过铁索桥,下坡时有了麻烦,台阶是冰块砌成的,为了防滑特意铺了层雪,游人走的多了,露出冰面,忒滑,而且没有合适的扶手,只能小心翼翼的双手抱住旁边的冰围栏(也很滑的,要用手指狠狠抠进冰缝里去才能把住),然后掉转脸,屁股在前,一步一个台阶的向下挪,那份狼狈不堪!幸好我不是本地人,赫赫。平安落地后再看其他人,也是这般艰难,却又似一群滑稽的企鹅,东摇西摆的,不时拌着阵阵尖叫。

发表于 2008-01-20 23:53

2008年的元旦那天,我独自出门在外,也许注定了今年于我而言是四处奔波的一年。 没有想过,新年里的第一次远行是去几千公里外的北国,三九天气。飞机起飞后经停青岛,掠过城市上空时,看到了曲线优美的海岸线,白色浪花、沙滩、还有一排排的别墅,早就听说青岛的美丽,哪怕是冬季,可惜我还没有踏足过,今后一定要来的。再往北行,窗外渐渐看不到绿色,白茫茫一片,真是“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……”,所有的河流也早失滔滔了。在起落架触地后的一秒钟内,飞机猛的扭动了一下,我明显感到心脏在那一刹那的剧烈收缩。好在平安无事,自我安慰的想也许东北人就是爱扭秧歌吧。我是第二次到哈尔滨了,只是上次季节不对,没领略到冰城的魅力。哈尔滨城市规模很大,感觉街上出租车特多,问司机,有的说有一万五,有的说有一万二,几乎清一色的捷达,都是在近三个月内由夏利升级而来。晚上七点多,住进来前预定好的哈尔滨枫叶家庭旅馆中央大街店,订房电话是0451-88728065,真的不错是单独公寓,设施齐全,100元一天是个好地方值得推荐.放下行李就直奔松花江畔的冰雪大世界。路上司机说现在是看冰灯最好的季节、最好的时间。驶上松花江公路桥,发现整条江都已上冻,码头旁有两艘游船,孤寂的站立着,近几个月它们应该属于冬眠期。过了桥右边是太阳岛风景区,一曲“太阳岛上”令多少国人神往,当然歌里唱的是夏季的太阳岛,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景致,就是出名罢了。据说公园最近花了两百多万买了一块“太阳石”放在岛上,不知有何奇特之处。桥的左手边就是冰雪大世界了,在漆黑的冬夜里,五彩的冰灯格外的醒目、诱人。哈尔滨的冰灯展已举办了二十年,今年的用冰量是十万立方米,用雪十五万立方米,规模宏大,门票也涨到了八十元,真贵。门口有很多卖手套帽子的,建议如果自己没有帽子,最好花五块钱买一顶。进门便见一组雪雕,西游记题材,恐怕是因为即将到来的猴年吧。雕刻不是特别细致,一如东北人的粗犷风格。爬雪山、钻雪洞、走过铁索桥,下坡时有了麻烦,台阶是冰块砌成的,为了防滑特意铺了层雪,游人走的多了,露出冰面,忒滑,而且没有合适的扶手,只能小心翼翼的双手抱住旁边的冰围栏(也很滑的,要用手指狠狠抠进冰缝里去才能把住),然后掉转脸,屁股在前,一步一个台阶的向下挪,那份狼狈不堪!幸好我不是本地人,赫赫。平安落地后再看其他人,也是这般艰难,却又似一群滑稽的企鹅,东摇西摆的,不时拌着阵阵尖叫。冰雕是园里的主体,由一块块大冰砖构成,一块冰就可以塞满我的拉杆箱。有的冰砖晶莹剔透,有的中间含着串串气泡,而有的冰砖中间则如云雾缭绕,千姿百态。每组冰灯上都有赞助商的广告,规模最大的冰灯是足有五六层楼高的“高峡出平湖”,气势宏伟(赞助商是中国移动,真牛),有意思的是可以花五块钱租个草垫子,从数米高的冰坡上滑下来,往往是还没滑到底就已经人仰马翻了,却又让我一趟趟的乐此不疲。一座酷似北京天坛的冰雕叫做“冰坛”,名字取的倒也贴切。三位PLMM一袭白衣,在寒风中热歌劲舞,台下围了许多游客,大都站在原地蹦蹦跳跳,有的是富含艺术细胞随音乐节奏自我陶醉,有的恐怕是因为站在雪地里双脚冻的不行了活动活动,比如说我。还有一面冰墙,挺高的,从上面甩下几根麻绳,一段段的打着绳节,冰墙上掏出些小冰坑,游人可以拽着绳子脚蹬冰墙往上爬。我试了一下,脚下太滑,不敢冒险。几乎每根绳子上都有人,一个不PLMM爬到一半高,上不去也下不来,哇哇乱叫。我冷静的用数码相机拍下了她的窘态,漠然的走开了:长的丑不是你的错,爬那么高叫那么响让每个人都知道你长的丑就是你的错了。最大的雪雕是“龙行天下”,一条巨大无比的雪龙,十分威严。有一对小情侣请我帮他们拍合影,佳能EOS,是我最熟悉的,连拍两张,闪光灯居然没动作,顿时感觉很没面子,仔细检查,相机自带的闪光灯居然被冻住了没办法弹起!天气预报说今晚气温应是-23度,幸亏没有一丝风,不然在雪地里连五分钟都坚持不住,即便如此,没带帽子的我已是冻的连耳朵都找不到了。也因为冷,没去冰迷宫里碰运气,没去坐雪地马车、雪地摩托,更不敢品尝那诱人的冰糖葫芦。还有一座俄罗斯歌舞风情园,当时我们已是冻得直跺脚了,赶紧钻了进去。一杯红茶,温暖全身。台上的俊男靓女一看就知道是纯俄罗斯种,个个身材修长,天生跳舞的料子。可惜俄罗斯民族舞蹈节目太少,反而是以爵士乐为主,民族的才是世界的,遗憾。当然,俄罗斯姑娘的美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临走前,同伴瞅准机会与一位俄罗斯姑娘合影留念,后来我把这张照片取名为“美女与野兽”,自认为十分贴切。听说此次冰灯展在春节后就要谢幕了,大量的冰块回填到松花江里(原本就是从那里采集的),怪不得去年路过时只剩下一片残破景象了。第二天是中午的飞机,于是上午有时间去参观大名鼎鼎的圣索菲亚教堂。下了出租车,看到教堂坐落在一个街心广场上,暗红色的墙体绿色的圆顶,拜占廷式建筑的经典之作,雍容华贵。我们兴奋的在教堂前合影留念,遗憾大门紧锁,不能进去参观,于是决定绕它走一圈就回去。刚走十几步,不禁哑然失笑:原来刚才令我们兴奋不已的却是教堂的后门!丰满的建筑造型欺骗了我们的眼睛,这也许正是它的精妙之处。走到前门,气势更加恢弘,浓浓的宗教气氛。售门票的,25元,上面写着“哈尔滨建筑艺术博物馆”。进入前厅,有热情的讲解员带着来到一个教堂模型前,介绍说索菲亚教堂是远东地区最大的东正教堂,始建于1907年,原是俄军的随军教堂,全木结构,规模较小,1923重建成现在模样。整座教堂没有一张椅子,东正教徒都是站着祷告的,我想这是因为站着可以离耶稣近一些吧。正中墙上有一幅巨大的油画,著名的“最后的晚餐”,耶稣那忧郁的眼神注视着每一个向他祈祷的人,是善是恶?神啊,借我一双慧眼吧,让我把这世界看得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、真真切切…… 四周墙上布满宗教色彩很浓的壁画,班驳之处已露出里面的红砖,据说这些壁画从教堂建成到现在都没有刻意修缮过,这样的保护方式我很欣赏。中央大厅正上方悬挂着一个绚丽无比的大型吊灯,欧陆风格,贵族气质,值得好好欣赏一下。教堂里正在举办“哈尔滨老照片展”,这成为我们这次参观的意外收获。通过这些照片,我们了解到哈尔滨原来只是松花江畔的一个满族小村落,二十世纪初随着贸易的促进渐渐发展起来,只用了一百年不到的时间就成为一座大型省会级城市,实属不易。想起去年去北安,当地人在解放前常说的一句话“大大的北安,小小的哈尔滨”,想来那时哈尔滨的城市规模还不够大吧。老照片中还有一些反映旧时俄罗斯酒吧女招待的,历史真是螺旋式推进的,几十年后的今天,俄罗斯姑娘们又循着先辈们的足迹来了,就如昨晚的那些歌舞女郎,当她们面对这些的老照片时,会是怎样的心绪呢?

冰雕是园里的主体,由一块块大冰砖构成,一块冰就可以塞满我的拉杆箱。有的冰砖晶莹剔透,有的中间含着串串气泡,而有的冰砖中间则如云雾缭绕,千姿百态。每组冰灯上都有赞助商的广告,规模最大的冰灯是足有五六层楼高的“高峡出平湖”,气势宏伟(赞助商是中国移动,真牛),有意思的是可以花五块钱租个草垫子,从数米高的冰坡上滑下来,往往是还没滑到底就已经人仰马翻了,却又让我一趟趟的乐此不疲。

一座酷似北京天坛的冰雕叫做“冰坛”,名字取的倒也贴切。三位PLMM一袭白衣,在寒风中热歌劲舞,台下围了许多游客,大都站在原地蹦蹦跳跳,有的是富含艺术细胞随音乐节奏自我陶醉,有的恐怕是因为站在雪地里双脚冻的不行了活动活动,比如说我。还有一面冰墙,挺高的,从上面甩下几根麻绳,一段段的打着绳节,冰墙上掏出些小冰坑,游人可以拽着绳子脚蹬冰墙往上爬。我试了一下,脚下太滑,不敢冒险。几乎每根绳子上都有人,一个不PLMM爬到一半高,上不去也下不来,哇哇乱叫。我冷静的用数码相机拍下了她的窘态,漠然的走开了:长的丑不是你的错,爬那么高叫那么响让每个人都知道你长的丑就是你的错了。

最大的雪雕是“龙行天下”,一条巨大无比的雪龙,十分威严。有一对小情侣请我帮他们拍合影,佳能EOS,是我最熟悉的,连拍两张,闪光灯居然没动作,顿时感觉很没面子,仔细检查,相机自带的闪光灯居然被冻住了没办法弹起!

天气预报说今晚气温应是-23度,幸亏没有一丝风,不然在雪地里连五分钟都坚持不住,即便如此,没带帽子的我已是冻的连耳朵都找不到了。也因为冷,没去冰迷宫里碰运气,没去坐雪地马车、雪地摩托,更不敢品尝那诱人的冰糖葫芦。

还有一座俄罗斯歌舞风情园,当时我们已是冻得直跺脚了,赶紧钻了进去。一杯红茶,温暖全身。台上的俊男靓女一看就知道是纯俄罗斯种,个个身材修长,天生跳舞的料子。可惜俄罗斯民族舞蹈节目太少,反而是以爵士乐为主,民族的才是世界的,遗憾。当然,俄罗斯姑娘的美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临走前,同伴瞅准机会与一位俄罗斯姑娘合影留念,后来我把这张照片取名为“美女与野兽”,自认为十分贴切。

听说此次冰灯展在春节后就要谢幕了,大量的冰块回填到松花江里(原本就是从那里采集的),怪不得去年路过时只剩下一片残破景象了。

第二天是中午的飞机,于是上午有时间去参观大名鼎鼎的圣索菲亚教堂。下了出租车,看到教堂坐落在一个街心广场上,暗红色的墙体绿色的圆顶,拜占廷式建筑的经典之作,雍容华贵。我们兴奋的在教堂前合影留念,遗憾大门紧锁,不能进去参观,于是决定绕它走一圈就回去。刚走十几步,不禁哑然失笑:原来刚才令我们兴奋不已的却是教堂的后门!丰满的建筑造型欺骗了我们的眼睛,这也许正是它的精妙之处。

走到前门,气势更加恢弘,浓浓的宗教气氛。售门票的,25元,上面写着“哈尔滨建筑艺术博物馆”。进入前厅,有热情的讲解员带着来到一个教堂模型前,介绍说索菲亚教堂是远东地区最大的东正教堂,始建于1907年,原是俄军的随军教堂,全木结构,规模较小,1923重建成现在模样。整座教堂没有一张椅子,东正教徒都是站着祷告的,我想这是因为站着可以离耶稣近一些吧。

正中墙上有一幅巨大的油画,著名的“最后的晚餐”,耶稣那忧郁的眼神注视着每一个向他祈祷的人,是善是恶?神啊,借我一双慧眼吧,让我把这世界看得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、真真切切……

四周墙上布满宗教色彩很浓的壁画,班驳之处已露出里面的红砖,据说这些壁画从教堂建成到现在都没有刻意修缮过,这样的保护方式我很欣赏。中央大厅正上方悬挂着一个绚丽无比的大型吊灯,欧陆风格,贵族气质,值得好好欣赏一下。

教堂里正在举办“哈尔滨老照片展”,这成为我们这次参观的意外收获。通过这些照片,我们了解到哈尔滨原来只是松花江畔的一个满族小村落,二十世纪初随着贸易的促进渐渐发展起来,只用了一百年不到的时间就成为一座大型省会级城市,实属不易。想起去年去北安,当地人在解放前常说的一句话“大大的北安,小小的哈尔滨”,想来那时哈尔滨的城市规模还不够大吧。老照片中还有一些反映旧时俄罗斯酒吧女招待的,历史真是螺旋式推进的,几十年后的今天,俄罗斯姑娘们又循着先辈们的足迹来了,就如昨晚的那些歌舞女郎,当她们面对这些的老照片时,会是怎样的心绪呢?

本文由365bet在线网站发布于休闲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记哈尔滨之行,冰雪情迷哈尔滨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